L

Hello !I am Lingo 主創作二次塗鴉和小段子,還有壓在一米米的日誌。
目前 / 花花草草(?) /戰勇大好/其他 一直線

搭檔是 阿天 ,歡迎各位去跟他催稿填坑no

不知道有沒有放過,以前很恥的一些妄想。
賽爾號#魔花波克爾

幾乎已經反射性烙印在腦海裡,每年的今天總是會有股蠢蠢欲動想摸些什麼的衝動,但是一直、一直好累呀…不管怎麼休息都好疲倦,只好先口頭上先祝福一句了……阿魯巴桑生日快樂w!!!!

總能撥雲見日的……
除個草,附上前一年的第一張和最後一張圖。
lofter 上的大家 新年快樂!身體健康!

天氣轉涼時出現的葉子精靈 ♩.

【糧食】山神值勤的時候天上總有鳥掉下來

檔檔寫文那麼好看!三更半夜再翻回來回顧一下( ´▽` )哈哈哈哈哈
所以我說做什麼不更新呀搭檔? (有史以來最懶搭檔二人組bushi (但我想澄清真的作業做到快暴斃了,放假回來再更吧(x

天龙飞高高@准备填坑:

#賽爾號精靈波克爾與卡修斯友情向一發完,半擬人注意
#拖了一年半的給名朋波克爾No.2Lingo的賀文
#為了Lingo全程繁體(。・ω・。)ノ♡
#波克爾的部分台詞直接摘抄Lingo的波克爾的動態
#為我們的相識祝賀一場,祝觀賞愉快 @L

1.
雪停後的懷特星看上去就像是一塊看上去就甜極了的大蛋糕,表面不均勻地塗滿了厚厚的鮮奶油,和斯諾星竟有幾分相似。

呼⋯⋯也許說是冰凍蛋糕更貼切些。

卡修斯搓搓快要凍得僵掉了的手,一邊抖開圍巾上的積雪。今年冬天的懷特差不多就是個大功率的電冰箱,簡直冷得要命。

可是,不管怎麼說,懷特星是他的家,家鄉還是要好好守護的。

卡修斯重新將還有些濕漉漉的圍巾在脖子上繞了兩圈,把視線移回山腳,卻驚訝地發現山下白茫茫一片雪地中央一團粉紅色不明物體動了動。

「誒是活的⋯⋯?!」

他其實注意那團東西很久了,不過自從早晨他在山腰的吊橋上值勤開始直到剛才,那團粉紅色都一直一動不動,讓他以為是哪隻依樂或是巧克利將抱枕扔在了屋外。

抱著好奇與不能放任何可疑份子進入懷特的心態,卡修斯飛快地躍下了木橋,借助地上厚厚的積雪作緩衝,順利地在山腳降落。他小心翼翼地向「可疑生物」靠近。

「⋯⋯是精靈?」

靠近了才看清對方只是一隻毛茸茸的粉羽波克爾,坐在已經被她清理乾淨積雪的石板上,藍藍的腳丫露在蓬鬆的羽毛外邊,像是裙襬兩側的墜角。她的翅膀還有些濕淋淋的,不自然地垂在身側,想來剛剛他在山腰看到的應該是她抖掉羽毛上的積雪或者露水吧。卡修斯放下懸著的心,一步步走到波克爾跟前。

「嘿上午好小傢伙,妳在這裡做什麼?」卡修斯單膝著地蹲下,手臂擱在膝頭關心地看著她。

「早上好山神大人⋯⋯」波克爾沒精打採地抬頭看了他一眼,不一會兒又心事重重地嘆了口氣。

「妳怎麼了?」看到她的反應,卡修斯不禁好奇。

「沒事⋯⋯」依舊沒什麼精神,波克爾的聲音有些悶悶的。

可妳看上去一點也不像沒事的樣子。卡修斯偏頭想了想,決定換個問法:「妳從哪裡來?」

「克洛斯星!」波克爾好像被觸發了什麼開關似的,一下子振奮起來。她仰起臉看向他,還有些嬰兒肥的小臉上寫滿了焦急與不知哪來的憤憤不平。「皮皮要飛去找魔花仙子——可是不小心又找不到路了⋯⋯」指指腳邊早已濕透的小小包袱,下一秒她再次悶悶不樂地垂下頭。

他不禁微笑,雖然對那個「又」與違和的自稱有些好奇,不過,目前顯然不是提問的好時機。卡修斯繼續以溫和的口吻耐心地詢問著:「那麼,妳要找的魔花仙子在哪裡呢?」

「魔花仙子和小賽爾在一起,」波克爾似乎提起了那麼一點希望,意識到了卡修斯的目的,她又趕緊補充。「在賽爾號。山神大人知道在哪裡嗎?」

「對我不用說敬語啦⋯⋯」他有些無奈地笑著,「真要說起來我其實不一定比你大呢。不過——」意識到哪裡有些不對,卡修斯確認般地盯著她。「妳要去賽爾號?」波克爾肯定地點點頭後,卻觀察到他臉上浮現出古怪而驚異的神色。

「賽爾號目前的位置應該在克洛斯的正北方向,可懷特在飛船的正東方十幾光年——妳的飛行路線為甚麼會經過這裡呢?」

「誒——?!」她拉長了音,一臉驚訝的表情。

「唉⋯⋯」波克爾有些自暴自棄地舉起左翅啪地拍在了自己的額頭,「又迷路了⋯⋯」

費了好大勁才把控制不住快要上揚的嘴角壓下去,卡修斯摸摸脖子上的圍巾,問:「接下來還需要我給妳指路嗎?妳的朋友大概等急了吧?」

「沒關係喔,我和她約在了傍晚見面!」毛茸茸精靈的面上突然出現了謎之驕傲的神情。

「等、等一下,妳和妳的朋友約在了傍晚,為甚麼妳卻在早上就出發了呢?——據我所知最近賽爾號的航線離克洛斯不是很遠?」

波克爾有些害羞地再一次用翅膀遮住臉,「因、因為我總是認錯方向,所以魔花仙子就讓我提前出發,她說如果運氣好碰上凡爾斯大人說不定還能把我送到目的地⋯⋯不准笑喔!」 「噗……咳、咳……不、不會笑的。」
不停默唸著讓女孩子難堪可不是一個山神應有的作為,卡修斯勉強將快溢出胸腔的笑聲吞下卻差點被自己嗆死。

劫後重生般地拍拍胸口順氣,換了個姿勢盤腿坐下,他強撐著在小精靈懷疑且擔憂的眼神裏保持微笑。

「好啦小傢伙,接下來你打算怎麽辦?需要我的幫忙嗎?」他稍稍吐了口氣,偏偏腦袋等著她的回答。

波克爾微微地笑了起來,「那麼卡修斯先生,」她展開右邊的翅膀,指著下折的翅尖,「我現在沒有辦法飛起來,可以捎我一程嗎?」

卡修斯起初覺得不對勁的預感此時應驗了,從一開始她的右翼就不曾動彈過,果然是受傷了嗎?

「妳怎麼會受傷的?」 擔心地詢問著,他一邊動作不停,對待易碎品一樣托著她軟綿綿的翅膀,從記憶裏為數不多的治療類技能中翻找出現在可以使用的,柔和白光自手掌浮現,慢慢籠罩了受傷的部位。

波克爾乖乖地伸著受傷的翅膀接受暫時的治療,「這個呀……」她似是不好意思地舉起左翅尖上那根長長的羽毛撓了撓側臉,「早上出發起飛的時候還沒睡醒,迷迷糊糊飛太快一不小心撞到樹啦……」

卡修斯一時失語,這個小姑娘可能有點天然呆。輕輕按壓著傷處,得到痛感不明顯的答複后停下了治療技能的釋放——以他的程度也只能做到這了。已經被他的體溫捂干的圍巾一圈圈地鬆鬆纏上波克爾行動不便的右翅膀固定,最後由卡修斯打了一個漂亮的結。

敏感的脖頸暴露在寒冷空氣中激得他不易察覺地抖了一下,卡修斯攏了攏立起的領口堪堪遮住下巴,他站起身原地蹦了兩下權當熱身,順便活動活動有點僵硬的腿。

「卡修斯先生?」小精靈歪歪頭,有些不明所以。

「上來吧。」卡修斯此時已背過身蹲下,雙手后攏穩穩地接住了歡呼一聲撲過來的大鳥和她的小包袱。

「抓緊了喔。」他回頭提醒著背上的小精靈。

「嗯!」波克爾緊張而興奮地大力點頭。 托著身後小乘客的羽毛,卡修斯躬身前傾作出預備姿勢,右腳後撤,雙膝微屈,緊繃的肌肉瞬間發力,躍上高空,又在遠處的山腰間降落並再次穿行起跳,一半暗影血統的山神憑藉屬性中超強的行動力與對於大地無比的親和力肆意穿梭、行動無阻,藍白色身影挾帶著一點粉紅在空中連成一道淺色殘影。

「好快——!」波克爾緊緊地攀著他的肩膀,壓低了腦袋貼近卡修斯的背,興奮地睜大了眼,任迎面而來的氣流把她粉紅色的髪羽揉成各種狂亂的造型。

嗯,希望待會她照鏡子的時候不會哭出來。

2.
脫離懷特的大氣層后,屬於山神的力量從卡修斯的體內以光點抽出,圍繞著他們高速旋轉形成一個淺色的保護罩,在彷彿極夜的浩瀚宇宙中如流星劃過割裂天幕。

移動的速度漸漸穩定下來,兩隻精靈的旅途行進到了中點。嘰嘰喳喳說了半路終於覺得有些累了的波克爾安穩地趴在卡修斯不是非常寬厚的脊背上,儘管年輕的山神尚未完全長成為成熟的大人,卻也可以揹負起一些他被賦予的責任了。

一直安靜地傾聽著波克爾對於沿路所見群星發表意見並由此引申到克洛斯星怪談一二三偶爾附和幾句的卡修斯在蔓延開來的寂靜中沉默了幾秒鐘,問題在脑袋裏轉了兩圈,他最終決定問出口。

「妳之前為甚麼要自稱皮皮呢?」

進化對於精靈意味著橫向與縱向,生理與心理的成長,意味著好不容易賺到的工資不會被輕易搶走,意味著可以從其他精靈的拳頭和侮辱下保護自己和別的精靈。為什麼不肯承認現在的名字呢?

一直保持高度亢奮的波克爾此時卻一反常態地靜默著,她輕輕蹭了蹭尖尖的深藍色的喙,想了一會,才放棄似的洩了氣把臉貼在卡修斯結實的背上,悶悶出聲。

「因為皮皮不想變成別的樣子……每個名字都具有他存在的意義,就是因為這樣,我才對成長感到恐懼!波克爾是波克爾,皮皮是皮皮……當皮皮進化成了波克爾,獲得新的名字和截然不同的外貌,他就不再是原本那隻皮皮了。」

她忽然又重重地歎了口氣。

「改變什麼的好可怕……」

察覺到旅伴似乎突然低落下來的情緒,他正欲開口說些什麼來安慰一下小鳥失落的心靈。

「但是也就只有成長才能保護身旁喜歡的人,讓他們繼續露出開心的笑容吶!」

第一個音節還沒說出口,後背上毛茸茸的飛行系就自顧自地忽然振奮了起來,揮著完好的那隻翅膀,上面的羽毛蹭得他裸露的後頸有些發癢。

「呀呀比以前更加亮麗也更有光澤了呢……不管是身體上也好,還是心境上也是,都有了改變。」

波克爾把翅膀湊到眼前欣賞起來,低頭用尖尖長長的喙仔細梳理了幾下雜毛。

「波克爾似乎真的長大了……」

注意到她自我稱呼的轉換,卡修斯忍住插嘴的慾望,繼續當一個安靜合格的傾聽者。波克爾歪過頭,黑黑亮亮的眼珠子往上瞥去,努力回憶著剛進化時的事情。

「一早起來發現世界全變了個樣。

皮皮覺得皮皮似乎失去了什麼重要的東西……對於這副抽長、胸前還多了重量的身體還不是很適應。

……這意思是說今年聖誕節,皮皮拿不到聖誕老公公給的禮物了嗎?!」

卡修斯終於再也忍不住撲哧笑出聲來,隨後在小乘客帶著些氣急敗壞的尖叫中加快了速度向目的地飛去。

3.
憑藉戰神聯盟成員的身份這一萬能通行證,卡修斯在賽爾號除了上船時的例行檢查外一路通行無阻。

「魔花仙子!皮皮好想妳——」

剛將翅膀還裹著圍巾的波克爾從背上放下來,卡修斯無奈地發現轉眼一團粉紅絨球就撲向了才打開了一條縫的自動艙門。

「皮皮?!」看到粉色大鳥出現的魔花仙子顯然很吃驚,她接住撲了她滿懷的小朋友,驚疑不定地將她舉起來上上下下仔細打量,「凡爾斯大人早上告訴我你的翅膀骨折要好好養傷,我以為你今天不來了……」

「本來是這樣!但皮皮還是想見魔花仙子……」

她使勁地上下揮動一邊的翅膀,嘁嘁喳喳好不親熱。

卡修斯站在門外看著兩隻精靈的親密模樣悄悄揚起了微笑。

很好,任務完成——

4.
飛越亙古不變的浩瀚宇宙,少了來時活潑的背景音,卡修斯卻開始覺得早已來往無數次的地方太過寂靜。

好像忘記了什麼事情……

算了。卡修斯搖搖頭,想不起來就應該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不管它。趕緊趕回去繼續值勤才是要務,若是錯過了什麼突發狀況,導致懷特星磕著碰著,免不了又要被迪符特好好說教一番。

說起來,懷特星的冬天,風還真是冷啊。


關於日更一事請放心,絕對沒有要跑路的打算。
只是這幾周期中週有很多東西要處理,請待這次浩劫結束我捧著賠罪品回來……

注※賠罪圖是戰勇相關的圖圖,有什麼其他想看的可以在下面留言我會斟酌著畫

魚魚魚,名符其實的摸魚。
把色鉛撿回來摸了一下( ´・ω・` )

台灣鬥魚,又稱 蓋斑鬥魚。

今天去接回來的寶寶,和其他兄弟姐妹相比看起來似乎有點營養不良w
希望能能照顧他成長,成一隻強壯漂亮的魚仔。和之前養過的魚相比,魚鰭尾端的紅色淡了好多…所以我決定叫他魚赤,然後旁邊的植物叫做苗苗。

今天去看了影展後,聽了那些短片導演們的訪談,有些頓悟,想來試試如果課業不一定要放在我全部生活的重心……那是不是能嘗試看看日更?

總之還請各位多多指教,歡迎催稿和聊聊點子,不管畫了什麼想要求自己每日一更新。

夏日祭。給波克爾換換衣服。
好久沒摸魚手都生了